首页-->走进林州-->文化艺术-->文化百态
椤棬——一个登上国家级大字典的村庄
】作者:  来源:林州市新闻中心   时间:2017-03-10 10:24:46  浏览 人次

  一个普普通通的山区沿河小村庄,居然登上了国家级字典,看来这个村庄是有点来头的。由著名语言文字学家、训诂学家、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宁主编、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编纂的《通用规范汉字字典》(商务印书馆2013年7月第1版,2013年7月北京第1次印刷)第309页上,一则条目彰显出与众不同的风格:“棬,用于地名:椤棬(在河南)。”

  河南全省16.7万平方千米,人口超过1亿,村庄数不胜数,一个小小的椤棬村究竟有什么特点?它又藏在什么地方呢?

  运用GPS工具测试,马上给出了精确答案:字典里的椤棬村位于东经113.900977度、北纬35.761879度的交叉点上。而这个位置,正是今天的林州市五龙镇罗圈村。

  中国几大导航网站,分别给出了这样的注脚:“百度地图”和“百度导航”标注的村名是“椤棬”;“高德地图”标注的村名是“椤桊”;凯立德导航的标注与现在的叫法一致——“罗圈”。

  同一个地理坐标,为什么会有不同名字?现在又为何改为罗圈村?这其中必有缘故。

  村子起名,一般要遵循几条原则:第一是以始居村民姓氏命名,如党家岗、薛家岗、牛家岗等。第二是以所处方位命名,如岭南、岭后、河东、河西等。第三是以河流水域命名,如南河、北河、河头、千人泉等。第四是以村子特征命名,如荷花、合脉掌、娄儿沟等。第五是以历史与传说由来命名,石阵、城峪、西蒋、抬灵关等。而椤棬村的村名却与以上原则全然不同,让人费解,

  从“椤棬”“椤桊”这样古朴的字面上看,该村不会是现代人起的名字。先说第一个字“椤”。《辞海》条目读音luo(繁体字欏),没有单独解释,只能同其他字组词使用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给出的条目有:黄波椤(huangboluo)和桫椤(suoluo)。这两个条目全为植物:黄波椤又叫黄檗(huangbo),落叶乔木。木材坚硬,木纹美观,用来做家具,茎可制黄色染料,树皮和果实可入药。也作黄柏。桫椤为蕨类植物,木本,茎柱状,高而直,叶片大,羽状分裂,是珍稀植物。

  再说第二个字“棬”。该字读音为quan。《康熙字典》载:屈木盂也。盂即盛液体或饭食的敞口器具。《辞海》有两种注释,第一种是曲木制成的盂,同《康熙字典》注释一致。第二种注释“同桊”,牛鼻环。《吕氏春秋·重己》:“使五尺竖子引其棬,而牛恣所以之,顺也。”而“桊”的读音为juan,与椤棬的“棬”读音不符。古人用字偶尔会发生假借,估计该字与此原因有关。从椤棬村历史上使用过的所有用字里查寻,“桊”字绝无仅有,比较冷僻,可以避开不谈。这样,就有了“棬”字的依据,像“盂”一样的容器。把“椤”与“棬”合并使用,村名引申为用珍贵木材制成的“盂”。

  经考证,椤棬村相当古老了,它的存在,至少有了千年历史。那么,祖先为什么要把村名叫成“椤棬”呢?原来与地形有关。

  椤棬村的西边紧临当地的母亲河——淇河,河水浩浩荡荡,奔流不息。到椤棬村拐了个弯儿,向北流去。东南方是连绵不绝、高耸险峻的群山,深沟大壑泗沟(又名寺沟)孕育的泗沟河,从东南向西北流过,汇入淇河。汛期,泗沟河水暴涨,来势凶猛。淇河与泗沟河两岸是茂密的竹林、树木和芦苇荡,蒹葭苍茫,护卫着椤棬村的安全。村子东边是形似奔马的马连山,伸长脖子去淇河里喝水,马头的耳朵处有个小山包,名为柏树垴。马连山和柏树垴树木葳蕤,遮天蔽日,半山半水把椤棬村围了个封闭的圆。

  远古时期,这地方气候不像现在这么干旱,属于亚热带气候,雨水丰沛,河汊遍地,淇河里滋生着名贵鱼类淇河鲫以及螃蟹、对虾、老鳖,山野间经常有虎、豹、狼和野象出没。大象是河南人的自豪,要不河南省的简称也不会叫“豫”。“豫”字左半边的“予”是“我”的意思,即“我牵着一头象”。只不过现在没有了大象的踪影,随着气候变迁,它们跑到云南的西双版纳去了。那时候,大小河流涨水是常事。而坐落在山水包围中的椤棬村,即使盛夏发生多大洪涝,无论河水如何暴涨,村子里的人就像生活在名贵木材制作的“盂”里一样,有吃有喝,随水荡漾却安然无恙。

  金木水火土,对任何一个村子来说都缺一不可,这五者相辅相成,才能构成村庄的兴旺和谐。椤棬村不缺水,但不能离开“木”,木是椤棬村的保护神。村庄的“村”离开“树”还能叫“村”吗?于是,带“木字旁”的“椤棬村”的名字,便世世代代流传下来。

  半个多世纪前,由于文字简化,“椤”的“木字旁”被简掉了,虽然不符合老祖宗的本义,好在字音未改,也就认可了。又过了几十年,在电脑录入村名时,“棬”字尚未录进字库中,通用的文字工具书《新华字典》也还没来得及收录,便被人轻率地改成了“罗圈村”,三个字弄错了两个。也难怪,文字由铅字改为电脑用字,需要一个过程。那时候,连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“镕”字字典里都没有,使用时需要打一个“金字旁”再打一个“容”字拼合。“罗圈村”不需要拼合,但这一改,字音很容易被读错,因为“圈”字有两个读音:quan和juan,这样,当地人就不能接受了。更不能接受的是把村子的本义改没了,三个字两个丢失了“木字旁”,还叫“椤棬村”吗?椤棬人一下子失去了安全感。不仅这样,古人讲究村名的独立性,尽量避免重复。若改为“罗圈村”,附近就有村子重名。从椤棬村沿226省道往东南不足20千米有一个罗圈村,隶属卫辉市狮豹头乡管辖,那里是修建林县红旗渠的指挥者杨贵的故乡。位于林州市五龙镇的椤棬村为了避免读音重复,习惯上把罗圈村称为“南罗圈”,把椤棬村称为“北椤棬”。

  几千年来,由于战乱和饥荒,椤棬村几兴几废。到了元末明初,中原一带群雄争斗,战乱频繁,把北中国搞得支离破碎,人烟稀少,椤棬村及周边几乎成了无人区。大乱甫定,为收拾残局,朝廷只好下诏移民。在此背景下,张氏一支离乡背井,自山西省晋东南的壶关县禾登村(一说河邓村)迁至椤棬村,成为这里大乱后的始居村民,至今六百余年。刚迁来的时候,完全有理由把村名改为张家村或张家庄,但张氏祖先考虑到村名的连续性和当地的风水,没有这样做。目前椤棬村有两千余人,除张姓外,尚有徐、刘、任、郭、牛等姓氏。

  据史料记载,历史上的椤棬村依山傍水,风光美丽,旱涝保收,丰衣足食,多姓相处,邻里和睦,是远近闻名的小康村。但是近年来随着气候的变迁,环境的破坏,淇河失去了往日的风采,泗沟河时时断流,河两岸密不透风的竹林和芦苇荡消失了,只剩下累累卵石与坑洼不平的烂河滩。马连山上遮天蔽日的树木不见了,被零散的小乔木所代替。改名后的“罗圈村”落伍了,已经芳容不再。

  历史是靠文字串联的,一个小小的椤棬村,虽经数次浴火重生,上千年来村名始终没改,实在难能可贵。但不幸改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,成为椤棬人心中抹不掉的痛。

  村名涉及到一个村庄的历史,村名更应该受到人们的重视,使之更加规范,更加切合社会的需要。《通用规范汉字字典》能够把“椤棬”这个稀有的古老村名作为词条录入,足见文字专家对保留中国古村名的重视。

 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,面对信息的远距离传播,村名用字的规范已经成为现代生活中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。为了尊重历史,尊重本义,尊重村民的使用习惯,建议将五龙镇的“罗圈村”恢复为原名“椤棬村”。(张海峰)

  张海峰: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气象局《气象知识》杂志编委、河南省气象局高级工程师。


 
政务要闻
更多>>
市委中心组会议召开部署推进脱贫...
接访面对面 真情解民忧
收听收看全省经济运行工作电视电...
王宝玉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议
收听收看全国安全生产工作电视电...
市政协召开学校食品安全监管工作...
专题推进处非工作
中关村发展集团董事长赵长山来林...
七月份美丽乡村督导排名通报
公路局荣获安阳市干线公路春季养...
热点排行
更多>>
7月20日清收农信社不良贷款...
免费做筛查 幸福惠万家
创文红黑榜
扶贫路上
市实验中学师生:墙绘扮靓大岭...
“春风化雨”豹台村
贯彻第五次脱贫攻坚推进会精神
舍小家顾大家 助力脱贫攻坚
政务频道 | 红旗渠频道 | 旅游频道 | 社会频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权与免责声明 | 关于我们
主办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: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/传真:0372-6282695
网络: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:豫ICP备08001069-2号 访问量: